【红色故事】张闻天: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早期传播者之一

发布时间:2021-04-28

浦东少年投考“河海”

张闻天童年时代,衷心仰慕筑塘捍海、兴修水利的钦琏,能像钦公一样,治江、治滩、治海,造福人民成为他的职业理想,所以,当看到“全国水利局河海工程专门学校招生广告”时,他被吸引了。1917年7月15日-17日,张闻天参加了河海工程专门学校的入学考试,三天后,《申报》公布了新生通告,他被录取了。张闻天这一级是正科第三级,又称为十年级,学生四十多人,来自河北、山东、江苏、浙江四省,学制四年。

 

国文、英文成绩单(图片来源:南京大学档案馆(复印件))

河海工程专门学校教学注重文化基础知识的广博与坚实,“立国文学部第一”,延聘名师进行国文、本国地理、伦理等课程的教学。张闻天本来国文底子就好,又经过学校“预科”的教学,写得一手逻辑严谨、情文并茂的好文章。学校也特别重视英文的训练,力求解决中学阶段“习焉不精、难期实用”的不足,要求学生达到能够“译读写作”的层次,且当时几乎所有专业课程教材均为英文,讲课也多用英语。因此,张闻天在“五四”运动之前就能阅读英文版马克思主义著作,“五四”运动后大量翻译外国文学作品。

工程学校的学习和训练,潜移默化中培养了学生注重实证、讲求实用的素质,对于张闻天而言,在学校养成的求真务实的科学态度贯穿了他的一生。学校的《设校旨趣》中还明确对学生提出了“自问志愿”和“自审体格”方面的要求,鼓励学生参与体育锻炼,在《河海月刊》上就刊载了关于张闻天参加学校足球队和短跑比赛的消息。

张闻天参加足球比赛的消息(图片来源:《河海月刊》)

在河海工程专门学校读书的时候,中国社会正处于剧烈动荡之中:张勋复辟的闹剧刚刚收场,中国加入了协约国正式对德宣战,孙中山讨伐“民国叛徒”段祺瑞的护法战争正在湖南激烈进行……内乱外患一直没有停过。张闻天和许多同学一起,关心着天下的兴亡,国内外时局的发展,都会在他们心中激起波澜。图书馆阅报室里的《新青年》杂志,《申报》、《时报》、《救国日报》是学生们经常接触的读物,他们常常在课余饭后,聚在走廊上、宿舍里讥评时政,谈论“改造中国”的问题。在争论各种问题的时候,张闻天往往是静静地听着、思索着,当人们争论的高潮过去了,他才讲上几句,要言不烦,很得要领。同学们很敬佩他那种敏感深邃的观察力,卓然独立、不肯随意附和的秉性。

在同班同学中,张闻天与顾宗杰、刘英士等关系交好。刘英士热情豪放,长于演讲,是校友会的演讲部长,1919年被推为南京学界代表,参加入京请愿,在北京的一次群众集会上发表演说,他的举止和学识得到时任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的赏识。同张闻天结为至交的,是九年级的学生沈泽民,沈泽民是学校校友会音乐部部长,张闻天同沈泽民常常倾心交谈、互相启发,假期回家也结伴同行。

张闻天加入学校校友会(图片来源:《河海月刊》)

 

“五四”青年的“自我”觉醒

“以磅礴之力鼓动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实现民族复兴的志向和信心”的“五四”运动爆发,年仅十九岁的张闻天,以极大的热情投身到“五四”运动。《南京学生联合会日刊》创刊后,张闻天不仅是编辑科的成员,也是重要的撰稿人,现存的《日刊》里有三分之一的文章为张闻天撰写,这些文章是张闻天“五四”运动时期社会政治活动和思想状况的真实记录,集中表现了他渴望解救中国的爱国感情和探索救国救民道路的苦心,特别值得称道的是,他还积极热情地传播了马克思主义。1919年8月19日-21日在《日刊》上连载的《社会问题》一文,张闻天在“五四”运动中已经尝试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来考察中国的社会问题,在文章末段,还摘录了《共产党宣言》第二章的十条纲领。

张闻天投身“五四”运动并发表《社会问题》一文

与此同时,一个刚刚诞生的进步青年组织强烈吸引着张闻天,这就是李大钊发起组织的“少年中国学会”,1919年11月1日,“少年中国学会”南京分会成立,沈泽民是最早的会员和南京分会负责人之一,经左舜生、黄仲苏等人介绍,张闻天加入了“少年中国学会”。

“少年中国学会”南京大会与会者合影

1920年,张闻天先后到日本东京、美国旧金山学习和工作,通过对国外的实地考察,也让他对社会、对人生、对未来有了进一步的思考。这段时间,他创作和翻译了大量新诗、散文、小说、戏剧、评论等作品,被誉为“少年文学家”,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代革命文学家中的一员。

张闻天与中华书局的同仁合影(1924年)

 

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

1925年,张闻天重返上海,上海正掀起前所未有的反帝浪潮,他汇入了悲壮的五卅反帝爱国运动的洪流。在人流中,友人郭绍棠叫住他,问他:“为什么不参加国民党?”张闻天脱口回答说:“我要加入CP!”1925年6月,张闻天在沈泽民、董亦湘的介绍下加入中国共产党,走上了革命的道路。在入党时,张闻天创作了抒情小说《飘零的黄叶》,小说主人公青年知识分子长虹,满怀深情地告诉母亲,要为“创造人生的真意义”而无私地寻求光明,并请求母亲祝福他的再生。张闻天用文学典型化的方法向党所作的思想发展轨迹的自我解剖,而小说后部长虹对母亲说的那些话,简直就是张闻天对党立下的誓言:

妈妈,贫穷的,漂泊的与流浪的运命,我已经决意去接受了,我将从这种生活中间去发现而且去创造出人生的真意义来。我相信,我将永远的相信,人生虽是到处充满了黑暗,但是在这黑暗的中间,时时有一点点光明闪耀着。不过从前因为我的眼睛被自己的幻想所封闭,没有看清楚这种闪光究竟含有什么意义,不肯去接受罢了。以后,我亲爱的妈妈,你的长虹,将认真的要开始做一个无私的光明的找求者了。他将把那一点光明拿来,高举在无穷的黑夜中间。妈妈,他更将借你的精神上的帮助,自己变做光明,照澈这黑暗如漆的世界!

小说《飘零的黄叶》

从“五四”到“五卅”,张闻天走过的就是一条无私地找寻光明的道路。在入党后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整整半个世纪中,张闻天始终孜孜不倦地追求真理、勇于探索、善于总结,一生坚定信仰,毫不动摇自己的信念,表现出了共产党人的卓越品质。我们要学习张闻天的党性修养和人格魅力,把“四个意识”内化于心、外化于行,落实到学习和工作的各个方面,贯穿于党性锻炼的全过程。(李舍梅)